• 电话:400-000-0000

在日本人间蒸发的这几年

文章作者:http://www.shiyuexin 上传时间:2019-05-19

如今,张萍隐身在横滨最繁华的地段,为了尽可能多地挣钱,也为了减少与人不必要的交流,她选择了一个自己能承担所有时段的工作。

有一天,丈夫突然一身酒气地回来,告诉她:“建筑工地的老板跑了,工资一分钱也拿不回来了。”那一刻,张萍觉得日子快过到头了,看着眼前这个颓丧的男人,她突然想起多年前的那场可笑的婚礼:彩礼钱都是借的,喝完喜酒就都还了回去。好不容易花了几千块钱置办的戒指、项链和耳环,也在婚后不久不翼而飞。“我姐曾经怀疑过是不是让我老公给卖了,我说不可能,我特别相信他。但好多年以后,来到日本,我问起这事儿时,他说没卖,当了。当时我只是说,那你以后再给我买回来”。

20岁那年,丈夫的亲叔叔上门提亲,就算知道未来的婆家离自己家有30里地,未来的公公又瘫痪在床,张萍依然义无反顾选择嫁过去,“我不想再种地了,给我累伤了”。

“矜持型”的女人在风俗店最受欢迎,如果她肯接受这份工作,每月50到100万日元的收入不成问题。但张萍放不下这份尊严。好多次,老父亲都拿话敲打她,说“不能干不好的活”,她就会说:“你放心,你姑娘这个志气有,不会做伤风败俗的事。”

“从小我就觉得自己过得不能比别人差”,这个执念是张萍不断突破边界、渴望跳脱的源动力。小学五年级读完,为了照顾身体不佳的父母,家里排行最小的她只能辍学回家种地,但心里对改变命运的机会依然如饥似渴。

没成想,计划赶不上变化,就在丈夫2012年刚刚抵达日本不久,8岁的女儿却因为尿频被查出尿蛋白偏高,被医生诊断为肾病。“当时觉得天都塌下来了,我爸60多岁,他哭着跟孩子说:‘你有病都不如我有病,我活到这把岁数死了也值了,你有病,这辈子不就完了吗?’”

3

张萍不肯认输,她找到律师事务所,打算办一个正儿八经的投资签证,“做物流贸易”——因为这是一个不需要技术,只需要相当财力证明的签证种类,里外里需要500万日元(人民币30多万),光手续费就要20多万日元,租店面也需要80万,时限2个月。

澳门永利赌场开户|永利娱乐场网址大全|Sitemap1|Sitemap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