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电话:400-000-0000

从珠三角“金凤凰”,到世界微波炉之王,再到

文章作者:http://www.shiyuexin 上传时间:2019-05-14

信生利 利及人

不过,中国制造业企业在最初打开国际市场时,可谓是“道阻且多艰”。

在这一时期,同处顺德的美的、万和、容声、蚬华等一批家电品牌,如雨后春笋般冒出。众多家电制造企业聚集顺德,也让这个岭南小镇此后以“中国家电之都”的身份为外界所知。

诚者,天之道;思诚者,人之道。诚信,成为了格兰仕开拓国际市场的高效通行证。

这样的习惯保留至今。8月24日,由于返程中与台风天气不期而遇,梁昭贤的既定行程延误,直到凌晨才回家。打开父亲房门的那一刻,这对曾并肩征战商场的父子兵,像普通的父子那样,日常寒暄。

1987年,梁昭贤大学毕业后正式加入格兰仕。上阵父子兵,梁昭贤与父亲以特别的默契合力护持着企业运行。

不过,当时在电视、冰箱、洗衣机、收录机等优势产品领域,长虹、海尔、小天鹅等品牌已占据制高点,新入者要想从中分一杯羹,实属不易。

“一个组织里面,永远都只有一个决定者。当时德叔是企业的班长,我必须要无条件、绝对地服从,绝对地执行他的决定”,梁昭贤说道。

“整个过程当中,怎样为企业经营增添活力,又维护决策者的执行力,这才能增加企业的战斗力。一开始都太难,但是慢慢都成为了一种工作方式。”

一方面,中国企业要与国外企业进行商务洽谈合作,往往需要外企发送的邀请函,才能申领签证;另一方面,中国企业申领到签证后,一般只有七天的有效期。七天之内,要让对中国制造企业知之甚少的国外卖场了解产品、信任生产商并下放订单,考验重重。

如何在父子关系、上下级关系的身份间理性切换,考验着梁昭贤的平衡力。在这样的身份置换间,格兰仕的一代管理者与二代管理者的经营理念也磨合贯通。

彼时,产值过亿的桂洲羽绒厂,获得“ 中国乡镇企业十大百强 ”荣誉,已然是珠三角的“金凤凰”。在企业发展的黄金时期要实现自我否定,转身寻求未来的突破点,并非易事。更何况,最终决定企业航向的人,是自己的上级。

“德叔在工作上是我的上司,但是回到家里面,他是我的父亲、也是我的长辈。所以,如何要处理好工作关系和家庭关系,感性和理性如何要真正去摆正。尤其在某些时期,对于一些重大的业务判断和决策,双方有不同意见的时候。我不能够在办公室,更不能够工作时间跟他去讨论。只能够在晚上,深夜凌晨12点、1点,等父亲心情放松的时候,再把自己的想法毫无保留说出来。”

前国家经济体制改革委员会综合规划局局长、国务院经济改革方案研究办公室副主任杨启先教授总结称,1978年至1987年的十年中,国家进行了两次宏观调控。在经历早期的从国外进口资源与技术建设项目,银行四处放贷后,经济迎来首轮热潮期。

只是,父辈的经营风格、艰苦创业精神早成为根基,融入骨血,在他的每一个经营决策间透射无遗。

当梁昭贤回忆起这段时光时,以“孤独”描述。这种孤独,既有外界偶然的不理解,也有随时承担一切的自我担当。

改革开放40年间,我国经济从低水平发展到总量跃居世界第二、贸易总额位居世界第一。快速发展的制造业更让中国成为“世界工厂”。格兰仕凭借“两手抓”,一边做世界工厂,一边做世界品牌,在国际化潮流中独树一帜。

全面参与格兰仕经营不久后,梁昭贤专程到日本市场调研,寻求转型之道。这次调研,让他看到了进军微波炉行业的商机,意欲另起“炉”灶进军家电市场。

梁昭贤讲到了当年赢取外国厂商信任的关键一战。“终于争取到法国一个零售商的首批订单,答应了货期,30天要交货。但由于整个采购、供应的环节不受控,延误了整整4天半、5天时间。当时零售商明确表示必须无理由按期交货,他说他是做出巨大的空前的让步,已经帮你做了很多推广宣传海报。如果你不能够准时交货,对整个销售,对格兰仕今后的合作,会影响很大。在这个时候,我二话没说,马上决定要空运。空运一台微波炉,当时微波炉要坐飞机,等于5到6台微波炉不收钱,都不够空运费。我当时还是下了决心,全部第一时间,当时还要到深圳报关,然后到香港空运到法国给他,这一次应该说赢得他们非常高的评价。”

通过一批批订单,格兰仕从广东顺德出发,遍及全球。如今,格兰仕每天有10万台不同规格、不同的功能的微波炉走下流水线,销往全球各地。

澳门永利赌场开户|永利娱乐场网址大全|Sitemap1|Sitemap2